? 政府引导基金“动刀”子基金“国家队”撬动社会资本受阻_深圳阶梯倍投精华_宝安区_南山区_龙岗区_福田区_深圳阶梯倍投精华网 阶梯倍投精华

政府引导基金“动刀”子基金“国家队”撬动社会资本受阻

37只子基金、管理人不乏知名创投、收回承诺出资逾百亿元……

一则由深创投于9月12日在其官网发布的通知,激起行业内一片涟漪。这则通知公示了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清理子基金及缩减规模子基金名单,这也是全国首例政府引导基金集中公示清理子基金或缩减参透子基金规模。

正在进行子基金清理和缩减规模工作的政府引导基金并非独此一家。一位华南的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内部人士称,其政府引导基金在过了一年承诺期以后,也在陆续对基金进行清理。

9月18日,管理深圳政府引导基金的深创投表示,此次清理工作,是为了提醒其他子基金加快设立、出资和投资进度,同时也是为了回收深圳市引导基金无效认缴出资额,切实提高深圳市引导基金资金使用效率。

一位行业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受资管新规落地等监管趋严因素影响,此前政府引导基金的重要资金来源被切断,结构化方式撬动银行资金受到限制,募资难问题将继续阻碍政府引导基金发展。

在此背景下,万亿规模的政府引导基金如何才能更有效地撬动社会资本,成为了业界关注的焦点。

首现清理公示

上述通知显示,此次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清理及缩减涉及37只子基金,不少知名创投机构运作的基金赫然在列,如厚朴科技股权投资、基石资产、同创锦绣等。具体而言,被清理的25只子基金涉及基金总规模为646亿元,政府引导基金收回承诺出资金额约140亿元。另外还有12只子基金被缩减规模,至于缩减的承诺出资金额,深创投内部人士表示暂未做具体统计。

在被清理的子基金名单里,出现了两只百亿规模基金,即深圳厚朴高科技产业基金和深圳市高特佳睿鹏投资合伙企业,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对这两只产品收回承诺资金达50亿元。

清理子基金是深圳市引导基金的日常工作,但此次对该情况予以集中公示尚属首次。深创投在9月18日发布公告称,此次被清理的子基金包括两种情况,一是由于子基金社会出资人未募集到位,导致基金逾期未能设立;二是由于子基金管理团队、投资策略或政策法规等发生重大变化,子基金自行放弃设立或放弃申请深圳市引导基金出资,如盈富泰克新兴产业创业投资引导基金等。

被缩减规模的基金则为子基金的签约规模小于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决策规模,深圳市引导基金在该子基金的认缴出资额相应缩减,且目前该子基金尚未有实质性募资进展。“此次清理工作一方面是为了提醒其他子基金加快设立、出资和投资进度,另一方面是为了回收深圳市引导基金无效认缴出资额,切实提高深圳市引导基金资金使用效率。”深创投透露。

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公司总经理、深创投副总裁蒋玉才表示,2018年深创投也针对子基金做了清理工作,当时和每一个相关基金管理人都进行了沟通,但当时并未公示。由于当时社会资金募集相对容易,被清理的子基金相对较少。

“这不是唯一一批被处理的基金,此前虽未公示但也有过,此后亦不会断绝。明年我们还会按照规定对不合格的基金再次进行清理和缩减规模。”蒋玉才称。

他同时表示,这只是单只基金被清理或缩减规模,并不意味着对相关基金管理团队的否定,不会影响优秀基金管理人后续申请政府引导基金出资。“这些机构此前能通过政府引导基金审批,在一定程度上就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实力。后续,如果他们依然希望申请政府引导基金,可以来重新走程序,我们会按照规定进行审批。”

“动刀”背后

子基金被清理或缩减规模背后,是目前政府引导基金落地运作过程中面临问题的集中体现,即在资本寒冬的背景下,政府引导基金撬动社会资本参与的难度越来越大。“这主要是因为大部分政府引导基金依赖社会资本,财政资金占比不足50%,且政府资金是最后进入的,在市场资金紧俏的大环境下,政府引导基金难以落地。”一位华南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内部人士表示。

如此一来,也导致政府引导基金整体规模增速开始下滑。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政府引导基金目标规模较2017年下跌了42.54%。今年市场情况则更不乐观,新设基金数量和目标规模均大幅下滑,已跌回至2014年水平。

深创投曾透露,创投机构在向深创投申请了政府引导基金之后,到去年年底还有逾20%的子基金成立不了,虽然蒋玉才表示直至今日该数据也没有非常显着的提升,但当前社会募资难的现状已成为社会共识,不少知名机构的个别产品也出现了募资难的问题。

但如果把时间拉回到两年前,又是另一番景象了。